23

2016.03

为“雪龙”添翼——记南极科考队中的直升机机组


(中国第32次南极科考队直升机机组的8名成员)

在航行于南极冰海的“雪龙”号上,有一支精锐的“空中力量”:他们飞越长空,俯瞰海冰,为“雪龙”探路;他们来回飞行,运送队员,为科考助力;他们起降频繁,吊挂物资,为“雪龙”添翼……他们,就是中国南极科考队中的直升机机组。

像绣花针一样操作直升机

(3月2日,“雪鹰12”直升机在停泊于中山站附近的“雪龙”号上空,进行舱盖吊挂作业。科考队员袁东方摄)

“风向80度,风速11米,货物离大舱盖高度50米,向左2米,保持,货物高度离大舱盖40米,30米……位置好,3米、2米、1米,货物接地。”3月2日,南极普里兹湾,科考队的“雪鹰12”直升机正在将一个从中山站吊来的长5米、宽4米的木箱,一点一点下放到“雪龙”号中部舱盖板上。

(高难度的直升机舱盖吊挂作业。袁东方摄)

甲板上,直升机机械师刘晓平,随时通过电台指挥调度,通报直升机与船体之间的高度和距离。空中,直升机机长李凤山全神贯注,握紧手中的驾驶杆,仔细观察并调整方位和高度,副驾驶梁高升严密监控飞机的工作状态,并通过窗户和反光镜,不时提醒身边的机长。

“最近处,旋翼与雪龙船上巨大的吊车吊臂之间大概只有5米,对直升机来说,这已是非常小的安全距离了。这种吊挂作业必须要求飞行员具备精湛的飞行技术,就像绣花针一样操作。”梁高升形容说。

在同事眼中,此次带队的机长李凤山是一个“可以把直升机当吊车使的人物”。今年已经57岁的李机长,曾是原空军唯一的直升机独立团的飞行员。1977年入伍,20岁出头,就驾驶着国内当时最先进的“米8”直升机,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,在云南前线运送伤员。

(机长李凤山在直升机驾驶舱内)

如今,李凤山已是海直通航公司的总飞行师,每当遇到急难险重的任务,他仍一马当先。2014年,他主动申请,参加了中国第6次北极科考,此次又再度请缨,前来南极,完成自己的极地心愿。

“在南极执行飞行任务,与国内一般情况相比难度要大得多。”首飞南极,这位有着30多年经验的老飞行员表示,这里区域内的小气候变化很快,需要随机应变;同时在一片白茫茫的冰雪世界里,没有参照物,很难用肉眼判断飞行高度。

吊挂作业是直升机飞行的高难度科目,受货物重量、体积和迎风面的影响,直升机的操控性变差。尤其要在“雪龙”船边近距离执行吊挂作业,直升机旋翼的下洗气流遭遇船身容易产生紊乱,更是难上加难。

(3月2日,“雪鹰12”直升机在空中向“雪龙”号飞来。袁东方摄)

“在雪龙船上进行舱盖吊挂作业,首先直升机在靠近船身之前,必须尽可能稳定货物状态,小心翼翼地靠近船舷,时刻与船上吊车大吊臂保持安全距离,精确调整货物落点,然后悬停,缓缓下降,操作动作要柔而准确,慎之又慎,出不得半点差错。”李凤山这样说。

“安全起见,直升机必须逆风起降吊挂,有时‘雪龙’船随海流漂动,起降风向变化,还必须调整船身方向。”

“雪龙”停下的位置即“雪鹰”起飞的地方

特殊的自然环境,决定了南极科考是一场“海陆空”力量的共同接力,不仅需要远航万里的破冰船和爬坡过坎的雪地车,机动灵活的直升机更必不可少。

在“雪龙”号尾部的巨大机库里,同时搭载了“雪鹰12”Ka-32型和“海豚”SA365N型两架直升机,用于执行人员运输、货物吊挂、后勤保障和科研支持等各项任务。“雪鹰12”是多功能中型直升机,最大起飞重量可达12.7吨,长于货物吊挂,“海豚”相对小巧灵活,巡航速度快,主要用于人员运输。两架直升机共配备了8名机组成员,4名飞行员和4名机械师。

(“雪鹰12”直升机在“雪龙”号后甲板的停机坪降落)

(“海豚”直升机从雪龙号后甲板的停机坪起飞)

2015年12月3日,经过连续2天艰难破冰,搭载中国第32次南极科考队的“雪龙”号,停泊在距离中山站23公里的普里兹湾陆缘冰区。探冰情况表明,今年陆缘冰的冰面积雪厚而松软,海水侵入,无法通过雪地车进行冰面运输。科考队决定,采取掏箱作业,将物资从集装箱内卸出,通过直升机吊挂形式吊运至中山站。

(“雪鹰12”直升机在普里兹湾进行吊挂作业)

“雪龙”船停下脚步的位置,就是“雪鹰12”和“海豚”直升机起飞的地方。雪地车冰面运输不能执行,直升机吊挂的工作量几乎翻倍,为了保证两支内陆考察队准时出发和“雪龙”号及时离开,中山站卸货作业只许成功。

科考队上下全体动员,直升机组连续奋战,“雪鹰12”频繁来回“雪龙”号与中山站和内陆出发基地之间,共飞行了30架次,每一个架次往返5至6趟,共计运输货物553吨,人员204人次。

(“雪鹰12”直升机在吊挂一台北极卡车。机械师刘晓平摄)

“在那8天时间之中,我们基本是从早上八点开始,最晚一直工作到晚上十二点,中间只有吃饭时,可以短暂休息一会。时间紧、任务重、密度大,人和直升机几乎都达到了规定的最大工作量,终于顺利完成任务。”李凤山说。

像爱护自己眼睛一样爱护直升机

除了技术精湛的飞行员,直升机在南极的安全顺利飞行,还离不开机械师的坚强保障和默契配合。

(机械师在进行飞行前检查和准备工作)

——茫茫大海航行,船身随着涌浪不断摆动,他们承担着艰巨的直升机维护保养工作。

“雪龙”号尾部的机库是机械师刘晓平和宁涛每天的工作场所。每隔八小时,他们都要轮流到机库,对直升机的固定情况和地面上的工具设备、电瓶、加油设施等进行检查,排除任何安全隐患。

本次南极科考,“雪龙”号多次穿越西风带,船身摇摆幅度可达十几度。每当碰到较大风浪,机械师还要提高检查频率,白天隔四小时、晚上隔两个小时检查一次。

“对自己负责的每一项工作和检查内容,都要做到看到、摸到、听到和嗅到。”宁涛说,“同事的生命和直升机的安全高于一切,机械师要像爱护自己眼睛一样爱护直升机。”

(机械师刘晓平在直升机飞机前爬上桨毂展开旋翼)

“每一次直升机航前安全检查后放行,都需要我们签字。签字就意味着责任,所以不得有一丝的马虎和侥幸心理。”刘晓平表示,责任心,是一名直升机机械师的工作生命线。

——海冰吊挂作业,直升机在船舷边安全起降,离不开机械师的精准调度。

从全面细致的航前和航后检查,到实时观测和通报风向风速等信息,从吊挂货物重量和顺序的统筹协调,到吊货起降时用简洁干练的术语来指挥协调,机械师是飞行员不可或缺的默契搭档。

“很多工作看似简单,往往都是经过无数次的训练和磨合。”刘晓平说。在冰天雪地中工作,辛苦自不必说。“长时间站在海冰上,穿着厚厚的‘企鹅服’,来回摘挂钩,一跑起来浑身冒汗,雪水灌到雪地靴里,冰冷刺骨。”

(“雪鹰12”直升机在中山站附近的内陆出发基地进行吊挂作业)

从2011年起,刘晓平已经第3次来南极了,最近5年春节,他有3次在南极度过。“虽然失去了与家人团聚的机会,但是能为国家的极地考察事业贡献一点力量,我觉得无比光荣。”

(机械师宁涛在雪龙号前)

“只要听到直升机的轰鸣声,我心里就感到一种踏实。”谈起自己对直升机的多年感情,从部队转业的机械师宁涛动情地说。

他依然清晰地记得,8年前12月26日的那个下午,作为一名直升机机械师,随我国海军第一批护航舰艇编队,从海南三亚某军港码头启航,远赴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执行护航任务的场景,心中的激动、自豪和期待。8年后的今天,从亚丁湾到南极,宁涛又完成了一次注定难忘终身的旅程。

新华社记者朱基钗南极报道

来源:新华社